微信一瞬间 自说自画

地质队的第一天 – 自说自画 2

文 图 左映雪

第一份工作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难忘,它是人生的重要转折,意味着一个人为自己的⻘少年时代划下一个彻底的句号。但,对于我,这一天来的有些过早。

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刚满15岁,身高1米50,还是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小男孩儿。 命运多舛,全班42个同学,毕业分配是四个方向,其中只有两个下乡务农的名额,我就摊上了一个。失落,沮丧,无助令我感到非常压抑,心里非常清楚的知道,又是已故父亲的历史问题影响了我的毕业去向。妈妈很难过,一筹莫展,思前想后,是逼无奈,她决定提前退休让我接班儿去工厂学徒,虽然不是一个万全之策,但总比让我远离家乡当农⺠要好。

接班的手续很顺利的办了下来,我被分配到矿务局地质队,那是一个需要常年在荒山􏰁野岭钻井,探矿在野外工作的单位,但凡有点办法,有些⻔路的父母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到那么艰苦的工作单位去上班的。去地质队报到的那天早上,妈妈千叮咛万嘱咐,“上班儿就是成年人了,不能再任性”,“要听师傅的话,要有眼力⻅儿,不要怕吃苦,多干活才能多学东⻄”。我穿上姥姥为我新做的棉大衣,带上入职手续,去地质队报到了。

地质队在镇子的⻄边,从家里出来,沿着局机关⻔前的路,走三十多分钟就到了。那是一个非常破的大院,三栋房围起来,里面堆满破机器,井架,钻探用的钻杆。院⻔敞开着,里面停着一辆老解放牌大卡⻋,一群人正在乌烟瘴气的忙着装⻋。一个人穿着黑夹克工作服的中年汉子站在那里闲着,时不时的对着装⻋的那些人说些什么俏皮话,引得一阵一阵的轰然大笑。

“师傅,办公室在哪?” 我小心翼翼凑上前去问那闲着的黑夹克。那人叼着烟,眯缝着眼睛,上下扫了我一遍,弯下腰,用俩手指捏着,立起我的大衣领子说 “你是谁家的?这里不是小孩儿玩的地方,去,去,回家玩去!” 我闪开他的手,从大衣兜里掏出介绍信给他看 “我不是小孩 儿,我是来上班儿的”!他根本没看我递过去的介绍信,对那帮装卸工喊了一声 “哎,哥们儿,咱们队啥时候开始招童工来着?” 一个⻓脸儿,下巴挺大的高个儿扔上车一根钻杆,抹了把汗,指着我笑着说 “这小子像个麻杆儿,胳膊还没我老二粗,来这旮的能干哈?”

“卧槽,你那玩意挺伟大呀,老婆子有福哈!” 有人怼了一嘴,引起一阵狂笑。我从未经历过这种场合,也未接触过这么粗俗无礼的人,更没有被人这么损贬过。那些人让我有些害怕,他们说的话我也不懂,蒙头转向,不知所措,我尴尬的撮在那里。这时黑夹克汉子转过脸,摸着我的头,一本正经的问 “你真的是来上班的?你这么丁点小孩儿,不念书了吗?” 这话问的我很心酸,也有些自卑,有些难过,带着哭腔我怯生生的对他说 “我是接班儿被分配到这里的。。。”,

“嗨,还是真事儿啊!”他拍拍我的肩膀,“别难受,走我领你去办公室,今后咱们就是同事了!” 他领着我⻅了人事科,看着我办好手续,又领我到后勤仓库,领了一身崭新的工作服。一切弄好后,同我道别。他摸了一下我的头,“好好干,有事到⻋队找我武剑,要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收拾他!”

后来我知道武剑是地址勘探队的汽⻋队队⻓,队里开⻋技术最牛的司机。

多少年了,我时常想起去地质队报到的那一天,一切那么清晰,仍然历历在目。

那一天是我向纯真,烂漫,年幼无知告别的特殊日子。从那天起,我成了地质队工人中的一员,工人阶级对我来说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工人阶级的再教育对我有了崭新的意義和內涵。

从入职地地质队的那一天,小小少年的我踏入社会,开始撰寫自己人生奋斗的寓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