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一瞬间 自说自画

野外钻探队的日子 -自说自画 3

文 图 左映雪

有人说,不幸是一所最好的学校。

这话,我信。

15岁我初中毕业辍学后,不情愿的去了地质队工厂当上了一个月薪17元的学徒⻋工。地质队⻋工的工作大部分是加工和修理钻探用的钻具,精度要求不高,但工作量很大,体力消耗强度较高。我人小,一米五的个头,往⻋床上装卸大件都有困难。我悟性不错,地质队⻋工的那些技术要求不高的工作我很快就掌握了,差不多一个多月,我就可以独立操作,独挡一面了。虽然,某种意义,地质队的⻋工与真正机械加工制造领域的⻋工们在技术层面无法相比,但毕竟也是顶了一个技术工人的名号。那年月,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能干涉及一点技术含义的工作就是极大的运气了。

然而,好景不⻓。当⻋工刚刚六个多月,我就被叫到了地质队党支部书记的办公室。没多余的话,书记开⻔⻅山的告诉我,有人反映,像我这种出身的人,是绝对不应该被留在工厂从事技术工作的,很多出身红五类的⻘年人都没有机会留在队部工厂,守家在地,在城市里生活工作。因此队里领导班子决定,立刻调转我去野外钻井队工作。

这是晴天霹雳。离家? 要常年工作在荒郊野岭的山沟里?我毫无精神准备。

母亲连夜为我准备行装,第二天清晨,她怀着无奈和牵挂,含泪送我走出家⻔。背着行李,我怀着忐忑,茫然,不解,迷惑,心情沉重的沿着铁路向火⻋站走去。 那天,我感觉去⻋站路是那么漫⻓,格外的遥远。

外钻探队常年工作在铁路沿线的山区,那里沟沟岔岔,方圆几百里,遍布着矿务局大大小小十几个煤矿。钻井队通常住在矿招待所,矿区周围的荒郊􏰀外,那是我们钻井,探矿,干活儿的地方。

餐⻛⻝雨, 披星戴月, 日晒雨林,地冻天寒。钻井队三班倒工作制,钻机24小时连轴转,夜以继日。野外的工作非常繁,都是些体力劳动,搬运钻具和机械通常需要人拉肩扛。由于我个子矮,两个人抬东⻄,都压在我的这一边。无助,挣 扎,必须咬牙拼命坚持,否则,一旦支撑不住倒下,几百斤的东⻄会压在自己身上,受伤,至残,后果不堪设想。休息时,我常常躲到无人的地方,摸着肿胀的肩膀,偷偷的哭上一场。

⻩昏,夜幕降临,远处的矿山笼罩在一片苍茫暮色中。矿山广播站每天下午五点准 时开始播音,高音喇叭会首先推送出同一首歌,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悠扬,绵软的陕北⺠歌随晚⻛飘在云间,它遥远,传递着一种浓浓的思乡之情,时隐时现,唤起了我对外婆和母亲的思念,对家的神往。

站在山坡上,我眺望着山下黑黢黢的绿皮通勤火⻋蠕动着,载着下班回家的人们,朝着我家的方向,缓缓的爬行在蜿蜒的山路上。我的心随⻋而去,充满无尽的惆怅。

那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我们在冰天雪地的深山里立钻塔,扎帐篷,安钻。那里地质环境特殊,岩层坚硬无比,开钻后各种状况不断,当钻孔打到三百米深处,钻杆 折断,分队停钻。班儿上十几号人下山,撤回矿山招待所待命,等待处理事故的总队专家和工匠们带着特殊的设备和工具前来。因为我初来乍到,资历最浅,留守工地现场值班的苦差理所当然的落在我身上。

没了机器轰鸣,深山老林里万籁俱寂。

夜幕低垂,几十米高的钻塔耸立黑暗中,塔顶灯在夜空中闪烁,摇曳。

雪伴着⻛,纷纷扬扬飘落在空寂无人,诺大的钻场上。

北方深山里,⻛雪交加的冬夜,冰天雪地,寒⻛刺⻣。我只身一人,被黑暗包围, 卷缩在帐篷的⻆落里。寒冷,孤独,恐惧令我全身瑟瑟发抖。紧靠着取暖的大火炉,呆望着跳跃着的火苗,想着远方温暖的家,那里有妈妈,外婆的身影。朝炉子 里添了满满一筐煤块后,炉火旺了起来,很快炉壁的钢板被烧红了,我用大衣裹紧自己,伴着炉火,想着心事儿。。。胸前烤的温暖舒适,一阵困意袭来,我躺在炉 前的⻓椅上竟然睡着了。。。

帐篷外,⻛卷着大雪不停的下着。

天地无痕,白茫茫一片。

昏睡的梦中,沿着一条冰河,我向深山里走去。那是一个冰雪世界,银装素裹,一 切悄然无声,我一人独在冰雪山间。冰封的河面犹如镜面,晶莹剔透,竟然可以看到有⻥在冰河的下面!

阳光刺眼,神迷目眩。

突然,冰面开裂。触不及防,我跌入冰水中。那是一种刺⻣,令人恐怖,深入脊髓 的奇寒,我挣扎,呼喊。。。猛然梦中惊醒,我坐了起来,吃惊的呆看着眼前,炉火彻底熄灭了!慌乱中我意识到必须立刻新点燃火炉,否则会被冻死在钻场!提着手电,我找遍钻场每个⻆落,即没火种,也没火材。我不吸烟,没有随身带火的习惯。看着无声无息的火炉,束手无策的我绝望了,冲出帐篷,对着漫天大雪的茫茫夜空,歇斯底里的嘶叫,大喊。。。深山老林里,雪夜寅时五更,天地万物漠然无应。

雪落在脸上融化,冰冷清醒了我,梳理一下心绪,逐渐冷静下来。此时此刻,到天亮换班的工友上山,至少还要等四个多小时。在这大雪封山,零下二十几度的夜里,防止冻死,冻伤,唯一的自救办法就是不断的活动,让身体自身的热能抵御严寒。我踩着没膝的雪,围着钻场,蹚出了一条雪路。我机械的移动着逐渐冻僵,麻木的双脚,围着钻场,一圈圈,一遍遍,不停的走啊,跳啊,跑啊,跌跌撞撞,摔到,爬起来继续跑。。。累极了,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有些晕眩。朦胧中,突然听到一种令人不敢相信的声音,是有人踏雪的声音!我用冻僵的双手使劲儿的擦拭被霜雪封住的双眼,惊喜的发现,正是换班的工友,披着晨曦从远处向钻场走来!

天已大亮,暴虐一夜的大雪停了!

这是一段几十年前的往事,地质队那三千多个日日夜夜,艰难,困苦,危险,挫折的历练,如今回忆起来仍然让我不胜唏嘘,感慨万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