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一瞬间

妈妈的笑容 – 2020 母亲节

文 图 左映雪

早晨,阴雨绵绵,冷风瑟瑟。

我看着窗外的雨雾,思绪飘过几十年,回到通化矿区我家那幢破烂的红砖小屋。

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父亲被迫害病逝后,我们全家被驱逐出沈阳,从长春又被迫迁往绵延于长白山脉中的通化矿区。

文革期间,尽管父亲早已过世,但他的所谓历史问题,使妈妈又受无辜牵连,被无故停止在矿务局机关的工作,强行下放到矿物局学习中队。那是一个远在山上,路途遥远,泥泞,需要爬山路,步行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到达的地方。

那里集中了各单位一些思想品德及政治上有严重问题的人,由政工干部对他们进行教育,领导他们学习,劳动,思想改造。

妈妈每天早起晚归,她神情忧郁,时常独坐默默无语。那时年幼的我,不明白我们家苦难的缘由,看到妈妈有时躲开我们,无助,潸然落泪的样子,我的心就像堵了一团无法分解的乱麻。

我经常想各种办法,做家务,让妈妈高兴,希望看到妈妈开心的笑脸。但没有任何办法。。。那个年代,苦难无尽,妈妈开始吸烟,逢一,十五吃素。。。

每天,妈妈回到家里,疲惫不堪,经常沉默不语,没有笑意。

山区里的日子,单调,乏味,但天气却多变,晴雨莫测。夏日,经常早上艳阳高照,午后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风骤雨。

记得一天接近傍晚的时候,妈妈下班的时间快到了,我坐在窗前写完作业,期盼着妈妈下班归来。窗外,突然乌云翻滚,狂风四起,房门被刮的啪啪作响。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门前老杨树的树梢,炸雷惊天动地,一场暴雨不期而至。我看着窗外无休无止的瓢泼大雨,想着没有雨伞无法回家的妈妈,我担心的哭了。。。跟姥姥要来一把雨伞,我冲出家门,顶着狂风,冒着大雨,踏着泥泞的山间小路,向远山走去。我要给困在学习中队的妈妈送伞,接她雨中回家。

山里的雨,即使在夏天也冰冷彻骨,有风的助力抽打在脸上很痛。暴雨倾盆如注,山间一片白茫茫雨雾。我一个人,紧紧的抱着雨伞,顶着风,在崎岖的山路上跌跌绊绊,蹒跚前行。那天的山路格外的遥远远,泥泞,似乎没有尽头。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赶到妈妈身边,给她一个惊喜,让妈妈开心。,,

暴雨中,妈妈和我下山,回家。

那天晚上,我高烧了,晕炫中,挣扎,漂浮,翻转。。。远远的听到妈妈的轻轻呼唤,我依偎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朦胧中,我看到了妈妈那饱含辛酸,满是泪水的笑脸。。。

那是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

今天是母亲节,以此纪念我那历经磨难,如今远在天国的母亲

2020,5月12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