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一瞬间 自说自画

封山 – 自说自画 5

文 图 左映雪

当你兴致勃勃,风尘仆仆赶到一个心仪已久的胜地,突然发现景区被临时关闭,我想几乎所有人都会抓狂。

当年,我们班的同学就碰巧摊上了这样的事儿。

我们大学三年级时,油画班20个人结束了在海滨城市20天的写生,乘早班车返回学校途中,我们在鞍山下车,学校安排我们顺路走访著名佛教圣地千山,然后乘晚车返校。

千山是中国北方的名山,有峰999座, 故名“千山”,素有 “无峰不奇,无石不峭,无庙不古,无处不幽”的美誉,自古是一个吸引游人的胜地。

我们在鞍山下车后,学校安排的旅行大巴已在站前广场等候。千山属鞍山市管辖,从车站到千山有20多公里的路程。路况很差,我们的车开了40多分钟,马上就到山门了,车被拦住,说有什么代表团来访,需要封路等候。我们苦等30多分钟后,只见警车闪着红灯,鸣着警笛开道,引领一个车队呼啸而来,扬尘而去。

我们来到山门下,购票后,大家研究了一下登山路线。因为时间有限,选择了一条比较有代表性的线路,开始登山。山路很窄,需要排队,但等了半天不见前移,正在纳闷,只见几个人忿忿地骂着从上面走下山来。一问,原来山路被封,需要等那些代表游完下山后,我们才能上山。

我们急的跳脚!要赶晚车回校,哪有多余的时间耗在这里?我们挤到队伍前,见两个保安拦在小路上,他们笑着,聊着。看到我们过来,眉毛立刻竖了起来,“站着,不许动!” “师傅,我们是远道来的,下午要回火车站,赶晚班火车,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们过去,我们不会干扰代表们游览的。” 我们非常客气的向保安解释,请求。

“不行!想美事儿吧你?” 我挤了过去,拍了一下态度特别强悍的那位保安,“哥们,我们不是本地的,千里迢迢专门来这里。我们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等那班人下山,我们也该去火车站了。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你们白来不白来,跟我有关系吗?没人请你吧?白来一趟,你们乐意呀!”

“卧槽,你这是什么话?” 我们同学火了,“你们也太不讲道理了,什么代表去北京开了几天会,回来就登天了?就不是普通人了?” “他们几个人,我们这是几百人,几千人!谁给谁让路不是很明白的道理吗?”

“别废话了,咱们得过去,否则真没时间了” 同学悄悄跟我说。 我们前面几个高个子同学互相交换了眼神,大家心领神会,趁那两家伙没注意,一拥而上,把他们挤到一边,冲了过去,我们上山了!

游人见状,一哄而上,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一路攀登,四十分钟,我们爬上了顶峰。指点怪石, 浮云,奇松,秀峰,全班二十人笑着,聊着,拍照着。不知啥时那拨代表上来了,看到我们,一个红脸儿小个子停下来,斜着眼睛打量着我们这群衣着不凡,架蛤蟆镜,男孩高个,长发,女孩风姿飘逸绰约,肆无忌惮,高谈阔论的帅男靓女。正巧,我和同屋的同学从他身边走过,他拦住我们, “你们怎么上来的?谁让你们上来的?不知道封山吗?”

“哎,同志,你真有底气啊!” 我低头看着红脸儿小个,向下拉了一把蛤蟆镜,挽了一下军服长衫的袖子,点着他胸前挂着的标签,“你是基层代表吧?目前还不是国家级官员吧?咱们今天来这都是同样观赏美景吧?明天回到单位,你我又同样都是普通百姓小白钉!你,有什么资格?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今天就是因为你来,这里就得封山?成百上千的游人就得白跑一趟,谁给你的特权?你好意思吗?” 一番话问的红脸儿白了,瞠目结舌。

千山很大,寺庙很多各有千秋,特色。几个小时的游览只能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拍点照片一带而过。

无巧不成书,下山的路旁,我们又遭遇那位小个子代表。他站在一块儿斜着的岩石上,不停的倒换左右脚,调整姿势,背靠一颗歪脖树,比比划划的指导着另外一位女同伴儿为他拍照。不小心,一不留神,脚一歪,一个趔趄,倒仰着栽了下来。那家伙挺运气,岩石不高,他只是摔了个腚墩儿,落地时挺机灵,两个侧滚翻后挺麻利的坐了起来!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儿,我们哈哈大笑,

“嗨,保镖哪去了?让首长摔了,严重失职啊!” 我戏弄的喊着。小个子拍着裤子上的泥土,站起来,怒目直视着我,“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什么意思?” 我继续调侃他,“我没啥意思,是你有意思!这一跤摔得挺好,让你醒醒,你也是普通人,也有站不稳的时候,哈哈!” “你小子,太阳帽,我记住你了,你等着!”小个子狠狠地盯着我,红着脸,气哼哼的转身下山了。

“卧槽,这家伙眼睛挺贼呀,一眼就看出太阳帽是主犯!” 一个同学调侃着,抢过我的帽子戴在他自己的头上,我们哄笑着继续向山下走去。

看到山门,马上就到山下的时候,突然看见一片黑压压的警察,堵在山门出口。红脸儿小个子指点着下山的我们,不停的对警察说着什么。不一会,我们来到警察跟前,戴我帽子的同学正开着玩笑,突然被两警察抓住。“就是他,太阳帽!还有他们这帮,全扣下!” 红脸儿小个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比划着,冲我们挥了一下拳头,然后非常解气,满意地挺着啤酒小肚,走了!

我意识到警察的目标是戴太阳帽的我,同学戴我的太阳帽被错抓了。“唉,慢着,慢着,那太阳帽是我的,你们搞错了!” 我对那两个抓人的警察说。这时,另外一个中等身材的警察走到我面前,全身上下上下扫了一遍,不无讥讽的说 “见义勇为敢作敢当啊,那你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时全班同学都围了过来,几个女生拦住警察非常不屑的问 “干嘛呀?去哪呀?那小个子胡说八道,你们知道吗!” 听口音,看衣着气质,这几个姑娘完全不可能是本地人,警察互相看看,愣住了。

这时,两个警官模样的人,站在稍远的一边,看着我们低声商量了好一阵子,然后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了过来。一位年长的警官比较客气的对我们说,“这里不方便,我们到街边的那个小旅店谈谈”,登时,一群警察,二十多人都围了过来。看这架势,我们是走不了。

班长和我们几个高个男同学商量了一下应急之策,然后全班同学跟着警察来到小旅馆。“全扣下,一个不许走!” 我们听到院子外面一个辽宁腔极重的人在喊。“嗨,老同志,你听见了吗?这是谈话的意思吗?”我问年长的警官。“哎吆,调虎离山之计呀” “真行!那我们今晚就住这里了,能报销宿费吗!” 女生同学们大声豪气,满不在乎。

那年长警官清了一下嗓子,端了一下肩膀,看着我正色直言,一连串的问 “你们这帮人流里流气,不三不四,是哪里来的?在这里待多久了?干啥来的?为啥跟咱们代表发生冲突?”

我盯着老警官的眼睛,一字一句,不客气的回敬,“老同志,请你说话尊重点儿。谁流里流气,不三不四?我们是大学生,刚刚从海滨城市写生回来,今天路过这里,学校安排我们来这里顺便采风,晚上就走。”

“我们没跟任何人有冲突,这是事实。封千山,这是大事儿,你们没有事前公告,临时封山,把游客堵在山路上是非常危险,荒唐的!你们完全打乱了我们的教学安排,妨碍了我们和游客的正常游览,你们破坏了应有的秩序,侵犯了人民群众的利益!”

“那些代表来自基层,不过去京城开了几天会,怎么就不得了啦?就有特权了?” 我们同学七嘴八舌,问的警察们瞪着眼睛,哑口无言。那两警官受红脸儿代表的误导,原以为我们是一群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社会青年,完全没有想到我们是社会中凤毛麟角的大学生。他们更没想道我们这帮底气十足的同学中很多人已经在社会扬名立传,而且家庭背景杠杠强硬。

“别听他们瞎白活,什么x x大学生,就扣下了,能咋地!” 一个警察叫骂着。我指着那个骂人的警察对年长的警官说,“你听到了吗?开口骂人,出言不逊,请你们局长来吧,否则免谈!” 年长警官好像受到启发,突然大声问道 “你们有带队的老师们吗?”

“哎,有啊,我在这儿哪!” 从墙角传来不紧不慢一声,这时大家才想起,我们还真有一个带队的老师,他最近刚调来,是个清瘦,身材不高,寡言少语的人,平常基本不说任何多余的话。老警官非常意外,老师竟然能袖手旁观看热闹 “嗨,你怎么不说话呢?管管你这帮学生啊!” 我们带队老师故做茫然,看着老警官瓮声瓮气的说 “我可管不了他们!”

“嗨,那你能不能让他们少说两句?” “那得你们警察先闭嘴!” 我们带队老师的几句话,扪的老警官满脸通红,嘴里吐不出一个字儿,看到有两个警察撸胳膊,挽袖子还想说话,他火了,冲着他们大喝一声 “都给我出去!少说废话,给我他妈添乱!”

那天半夜,我们回到了学校。

这事儿后来被捅到省里,学校刻意保护我们。于是,省高教厅内部发了一个基本没人知道,无关任何个人的内部通报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事情成了系里的段子,再后来,类似的段子还添了不少。学校老师们这样的评价 “不怕事儿大,最能捅篓子,谁都敢惹,就是美术系77那帮小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