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一瞬间 自说自画

二次分配 – 自说自画 7

文 图 左映雪

当年的大学毕业分配,对大数人来说都是绝对重要的头等大事,事关自己的职业前程,没有人会掉以轻心。

记得毕业前学校要求我们填三个志愿,我实实在在的在三个志愿栏里老老实实地填上了留校。班主任把我的表拿给系里,系主任看后不高兴了,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劈头就问 “你怎么三个志愿都填留校?有这么填志愿的吗?” 我一听笑了,很认真的问他 “三个志愿必须不一样?有规定吗?我是非常真实的表达自己的强烈意愿啊,考虑学校和个人利益,人尽其才,综合专业能力,道德品行,我认为自己最应该留校!”

系主任紧邹眉头,用手不停的点着我,想了半天才说 “你这个嘴呀,那个老师敢留你!” 我继续笑着对系主任说 “仅仅是志愿吗,留不留是您和学校说了算,我明白!”

根据省高教厅的分配计划我被分配到邻省一所高校。实话说,除系里几个党员,积极分子被留校,我的分配方案是最好的。那里是我的出生地,东北最大的都市,我很高兴回到那里,在大专院校工作。

几个星期后,我收拾好行装准备去报到。行前,岳父跟我说出门在外难免会有一些周折,如有重要的事情,可以找他的一位朋友帮忙协调一下,是一位曾和他一起工作,关系很好的同事。我想,报到后就开始工作了,能有啥重要的事?我说没事儿,不麻烦别人。因此,我既没问他朋友的名字,也没要联系方式。

我们城市离即将工作的地方不远,乘火车三个小时就到了。打算在周一早上报到,因此我星期天下午到那里,从车站直接乘车去了学院招待所。学院在北陵,少帅府旁边,绿树环抱,非常安静,好似桃源世外。

第二天,吃过早餐,八点,我准时来到学院人事处,发现同时来报到的还有我们学校教育系的一对儿情侣和另外一所院校中文系的两位应届毕业生。那几位很快办好入职手续,到后勤部门处理宿舍,食堂一类事情去了。

轮到我了,递过去档案,介绍信,办事员告诉我稍等一下,处长亲自处理。被特殊区别对待,我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不简单。

一会儿,处长来了,我愣了一下,他长得很像我们曾经的副统帅,小个,清瘦,黑呢子帽檐下架一副金丝眼镜。落座后,处长点起一只香烟,深吸了一口,带着勉强的微笑,跟我寒暄,客套了几句。接着,处长故作轻描淡写,说事情出了点差头,让我先回招待所,明天去省幼儿师范学校去报到。

我非常吃惊,问处长是否搞错了,我的报到单位就是这所学院,介绍信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处长摆摆手说原始分配单位的确是本学院,但省高教厅根据具体工作需要,做了一下调整,进行了二次分配。我一听就知道这里有猫腻儿,拒绝接受这个所谓的二次分配。

我对处长说你们没有权利不经两省高教厅之间协调,擅自决定改变国家分配计划。如果各省都搞什么二次,三次另行分配,那国家计划,统一分配还有什么意义?正常情况,调转工作还需要先征求本人意见,我还没报到,这工作单位怎么就变了?

处长见我能言善辩,态度强硬,不留商量余地,非常生气,“你年纪轻轻,刚刚开始工作,就不服从组织分配,无视领导意见,今后想怎么干?” 我心想,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但我还是笑着说 “处长,这我都懂。但我现在还没报到,也不是党员,谁是我的组织?我领导是谁?你吗?”

处长一听火了,狠狠的掐灭香烟对我说 “这事儿没得商量,我们已经决定了!” 我一听,很平静的对他说,“请你把我的档案和介绍信还给我,把我退回我省高教厅。另外,你说你们的决定,这个你们是谁?你们根据什么改变国家分配方案?工作单位由大学变中专对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重大改变,如果事先知道,我根本不会接受这个分配,也不会到你们这里来,把我退回去吧!

” “那不行!” 处长站起来准备走。我知道事情弄僵了,不知道再说点啥是好。忽然想起岳父的话,似乎是一颗救命稻草。我问处长 “能不能借电话用一下?” 处长看出我已经无能为力,束手无策,想都没想,指了指他旁边的电话。非常巧,一拨就通了,岳父的秘书马上把电话转给他,我向岳父大致讲了一下碰到了麻烦,我的工作被擅自调包成中专了。我请岳父同他的朋友联系,看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下。

岳父表示他不会出面,而且他也没有这个朋友的联系方式。我急了,这不是胡扯吗!一问三不知,这么大的都市怎么找人?电话里,我岳父听出我急了,用他那浓浓的四川话说 “急啥子嘛?让你们处长帮忙找,他肯定知道我的朋友!” 岳父告诉我他朋友两口子的名字后就把电话挂了!我是一头雾水,感觉十分无助,我这老岳父,关键时刻真是依靠不上!我彻底泄气了。

处长在旁边看着我与岳父的通话,很不屑的微笑着。 看到我撂下电话后很绝望,他敲了敲办公桌 “怎么样,收拾收拾,明天去幼师报到吧!” 处长站起来,抻了下衣服,准备走人了。我是很绝望,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呀,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得垂死挣扎争取一下!

“处长,等等,我想跟您打听个人,你一定知道的。” 处长有些不耐烦了 “谁呀?那个单位的?” 我非常心虚,也自觉的有点可笑 “对不起,我只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工作单位” 处长一听,哼了一声走到门口,转身扔过来一句 “你以为我啥人都认识呀?”

我连忙说 “不是那个意思,我家老爷子说你肯定知道这个人” 处长变得非常不耐烦,拉长了声音问 “谁呀?说我认识谁呀!” 我小心翼翼的说 “徐少甫” ,我的话音刚落,只见处长一下子愣在那了,怔怔看着我,推了一下眼镜问 “谁?”

“徐少甫”,“你打听他干什么?” 处长非常不解的问。我说 “看看他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下,你知道徐少甫吗?”, 这时,处长的态度明显转变了,他试探着问 “能告诉我,徐少甫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我说“跟我没关系,他是我岳父的朋友”,处长急着问 “什么样的朋友?” 我说 “不清楚,好像他们曾在一起工作过。” 处长摘下眼镜,用衣襟擦了几下又带上,很客气的问 “那你岳父是谁,他是什么单位的?” 我停顿了一下,“没必要说我岳父吧,他,一个公仆!”

“哎,你到底能不能帮忙找一下那个徐少甫?” 处长笑了,和颜悦色的说 “回招待所休息,明天早晨来报到”。我愣住了,不可思议,情况瞬间逆转!我半信半疑地问处长 “你说我明天到这里报到?不是幼师?” 处长扶着我的双肩,推我出门 “回去休息吧,整理一下,明天来这里报到。” 为了保险起见,我想带走我的档案,处长说 “没有必要吧!一会让他们送到院档案部门,今天就存档了”。

第二天早上,做好节外生枝的精神准备,我到学院人事处报到。结果一切顺利,完全出乎意料。办完手续,领了工作证正要离开,一旁端详了半天的处长拉住我,悄悄的问 “就是好奇问一问,你真的不认识徐少甫,不知道他是谁吗?”

这个问题也恰恰是我想要知道的,为什么昨天他的名字被提到后,立刻峰回路转?我好奇的反问处长 “我真的不认识徐少甫,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包括我岳父也不知道他这个朋友现在具体的工作单位,以及联系方式。文革这些年,他们那些老朋友变化都很大。徐少甫是谁呀?处长,你认识?”

只见处长两只手交叉握在一起,又搓了一下,非常尴尬的说 “啊,啊,少甫同志是我们省委第一书记呀!” 我听了大吃一惊, 完全没想到岳父的朋友是这样一个人物!“啊哈,对不起,处长我可绝对没想给你挖坑儿,上眼药儿啊!” 处长听了很尴尬,笑一笑,“这事儿那敢惊动少甫书记,我们工作不够细致,请转告您岳父,抱歉,误会啊!”

工作后,同事告诉我,想调换我工作位子的是当地美院一位教授的女儿,也是当年学美术的应届毕业生。

我在那里工作一年后调离了学院,那位人事处长几乎与我同时离开,他退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