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时报

悼念羅大楨 (謝惠生)

大楨終於走了﹐經過許多病痛苦難折磨考驗﹐在多少人的不捨淚光中﹐神終於把大楨接走﹐惟留典範照人間。

很悲哀大楨的過世﹐但我心上浮起的念頭是﹐大楨已做夠了﹐他了結了一切事而圓滿歸天家﹐正如保羅在羅馬的監獄裏﹐自知死亡接近﹐但已問心無愧﹕『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後書4:7-8】。辛六說大楨走得安穩﹐我想他是無憾地笑著走的﹐因為他一生坦蕩﹐努力事家事人﹐更是虔誠事奉神﹐如今﹐他無愧于己﹐無愧于人﹐無愧于神。

我認識大楨三十多年﹐說熟不熟﹐說不熟又很熟﹐我們從來沒有深談過﹐精神生命的溝通很少﹐我們也沒在相同教會或團契敬拜過﹐所以靈裏也沒什麼交通﹐我們只是共事很多﹐我在中文學校作校工﹑教務主任﹑秘書﹑副校長﹐他都是校長﹐我作董事會主席的時候﹐有一年他也是校長。那時中文學校所有職員們全是義務性質﹐一年一度的謝師宴﹐學校宴請老師﹐職員們自費相陪。校長一職更是沒人想當沒人敢當的﹐出錢出力出時間不講﹐還要把身家和另一半都捐出來做牛做馬﹐大楨辛六創立了中文學校﹐付出一生的心血。他們還籌創植物園的中華日﹐這已成為中華文化在此地每年呈展的一個傳統﹐他們是我在聖路易最敬重的朋友。

大楨做人光風霽月﹐做事坦坦蕩蕩。因為公正﹐所以服眾﹐因為真正在做事﹐所以大家跟從共事不懈怠﹐因為關懷﹐所以大家相處和協。他是真正有領導力﹑治理力﹑管理力﹐親和力﹑說服力的人才。我沒看過他大笑過﹐溫文儒雅的微笑中﹐便把所有問題解決了﹐所有困難克服了﹐所有事情辦完了。

大楨出書﹐『福杯滿溢﹐恩典之路』﹐今年二月寄到家中﹐有他粗豪墨黑親筆的簽名﹐是他在三月八十歲生日前送給大家的禮物﹐這就是大楨﹐不是在生日時要大家送他禮物而是他送大家禮物﹐把快樂帶給大家。本來四月底聖路易舊友講好要從各處趕來相聚奧斯丁為大楨慶生﹐我也想可以從他書裏找出他思想的蛛絲馬跡而可好好跟他深入談論一番﹐聚會卻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取消﹐緣慳最後一面。

大楨的書﹐是整整三磅有近七百頁和上千張彩色圖片比金磚還重的鉅作。封面的圖片﹐雲山浩渺﹐四無人煙﹐草地荒蕪﹐生銹的鐵椅好像也空了好久﹐大楨﹐你有另一面不為人知的寂寥﹖這不在你的談話中﹐不在你的文章裏﹐也不在你所呈現的外表上。

大楨的書有六大主題﹕親情友情篇﹑海外文化篇﹑雜寫心得篇﹑世界旅遊篇﹑靈修心得篇﹑和每日讀經心得。旅遊篇佔了全書的三分之二﹐其中各地的風土人情文化歷史都介紹詳盡﹐一氣呵成。書中次長的是每日讀經心得﹐從舊約到新約﹐他寫了近百頁93則﹐洋洋溢溢有感情有創見。聖經有六十六卷書﹐有1189章﹐雅各書有五章﹐這是唯一一卷書他每章都寫出心得。雅各書是闡明『行』的哲學和藝術﹐應該是大楨一生服膺的銘刻﹐先人家而行做人家不能做的﹐為神作美好的見證。

大楨走後連著兩天﹐我唱著歌悠揚﹐吹著笛委婉。口中歌﹑笛中意﹑心中情﹑腦中思﹐都環繞著『親愛主﹐牽我手』來懷念大楨﹕

親愛主﹐牽我手﹐建立我﹐領我走﹐

我疲倦﹐我軟弱﹐我苦愁。

經風暴﹐過黑夜﹐求領我﹐進光明

親愛主﹐牽我手﹐到天庭。

我道路﹐雖凄涼﹐主臨近﹐慰憂傷﹐

我在世﹐快打完﹐美好仗。

聽我求﹐聽我禱﹐攙我手﹐防跌倒﹐

親愛主﹐牽我手﹐常引導。

神已先一步接走了大楨﹐我們這一批在世上時日也不多的弟兄姊妹朋友﹐只能向大楨揮手﹕大楨﹐一路好走﹐暫時相別﹐我們很快就在天家相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