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一瞬间 自说自画

初识美利坚 – 自说自画 10

文 图 左映雪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在咋暖还寒的三月,我带着几百美金懵懵懂懂的闯进了美国中部一所大学的语言学院英文补习班。对于没有正儿八经学过英文的我,哪里是什么补习英文,基本是从零开始。因为在大学时我们的外语必修课是俄语,仅有的一点英文基础就是在出国前的一两年,每周末跟着电视节目 “Follow Me ” 学了一些只言片语,识得几个少的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英文单词而已。

来到美国,进入语言学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英文的分级考试,校方根据英文成绩把我们分进1-5级不同的语言班。我凭着出国前,在托福考试辅导班学到的一点宝贵的应试经验,瞎猫碰死耗子一样的画圈儿,竟然跳过1-2两级,直接进入了三级班。我感到十分庆幸,这蒙来的英文成绩,意味着省了我实实在在三千美金的学费和三个月多月的宝贵时间。

语言补习的课程主要集中在听力,语法和写作方面的强化训练。我们每天都上课,每周都有考试,每一级课程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完成,通过每一级的考试后转入更高一级。对我而言,每一门课都是巨大的挑战,但单词量的局限是我最大的障碍,它制约着我无法搞清课程之间不可分割的内在关联。

语法老师芭芭拉,一位性格开朗,高挑,漂亮的美国姑娘,她看出我的英文基础很差,了解到我的当务之急是必须通过每一次考试。因此在每周考试前她都把我叫到办公室进行单独辅导,就关键问题反复进行模拟考试,为我顺利通过每一级的考试绞尽脑汁,费尽心力。

五月,鲜花盛开的季节,校园内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经过三个月的苦读,我连滚带爬的通过了研究生必须通过的第五级英文考试,终于拿到了进入研究生院的通行证。当我从语言学院教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书,长嘘一口大气时,身旁的芭芭拉老师灿烂的笑了起来,看起来甚至比我还要高兴。

通过语言考试后我来到研究生院,办理入学申请。一位和蔼可亲,非常文雅,名字也叫芭芭拉的中年女主管接待了我。她检查了我所有的文件,特别查看了我的英文考试毕业证书,在一张一张认真翻看了我作品的照片后,芭芭拉提笔为我写了一个便签,微笑着递给我,亲切地说 “去美术学院吧,找鲍森教授,我相信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这所大学的美术学院规模相当可观,有绘画,摄影,版画,雕塑,金属锻造,陶瓷,玻璃,针织,设计,艺术教育及美术史论。所有专业和教学设施分布在5座教学楼内。学院的行政及院长办公室设在校园中心,音乐学院旁边的Allyn楼内,同时绘画,版画,素描专业的工作室也在那里。

鲍森教授是绘画系主任教授,他的办公室在Allyn教学楼的二楼。我按门牌找到他的办公室。真巧,门敞开着,鲍森教授正在电话上,看到我站在门外,他招手示意我进去。办公室不大,到处都是素描和绘画作品,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类似点彩派风格的油画,我估计那是鲍森教授的作品。

鲍森教授挂上电话,起身与我握手,他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面色红润,性格爽朗,笑容可鞠的中年画家。我递给他研究生院主管芭芭拉的便签,鲍森教授看完便签后双手一摊,笑着对我说“对不起,你来申请的太晚了,我们早在一月份就已经结束了今年秋季研究生的录取工作,你只能申请明年春季学期入学了”。

听到这话,我急出了一头冷汗,连忙告诉鲍森教授我的学生签证不容许间断学习六个月,如果等到明年一月份,我将失去合法身份,因此我必须今年秋季入学。鲍森教授笑了起来,说“真有意思,秋季入学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我赶忙道歉,解释我是请求他帮忙,根据我的具体情况能否给予特殊的考虑。

鲍森教授挠了下他那宽大的额头,看着我,好似自言自语 “问题是我们的奖学金都已经分配出去,你们中国学生没有奖学金支持,学费,生活费怎样解决呢?”我没加思索的回答,我必须保持合法学生身份,只要秋季能够入学,我自己解决费用问题。

鲍森教授收敛了笑容,额头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我,微微点了一下头,他轻声的问我,“带作品来了吧?拿给我看看!”我急忙把几十张幻灯片递给他,鲍森教授对着灯光看了两张后,转身走到大玻璃窗前,把幻灯片贴在玻璃上仔细的看了起来。过来一会儿,鲍森教授转过身来很真诚的说 “画的真好,作为油画家,你比我好!”

又看了几张,鲍森教授微笑着问我 “你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画家。告诉我,你想在这里学什么?我能给你什么?” 我脱口而出 “鲍森教授,我需要你的学位!我要了解当代西方艺术的精髓!” 鲍森教授愣了一下,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你像个美国人,我喜欢你的坦率和直白!” “好吧,我来试试,看能不能帮你!” 他抓起电话,拨了一下,对着电话大声说 “安肯教授,请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有事需要同你商量!”

安肯教授是美术学院主管研究生教学的主任,同时教绘画课程。他同鲍森差不多一样的年纪,只是没有鲍森那样伟岸的身材和热情似火的性格。安肯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和蔼亲切,说话慢条斯理,极其文雅,一派绅士风度。

安肯教授进来后,鲍森介绍我们互相认识,安肯抿嘴微笑着向我点头示意。鲍森教授介绍我的情况时,安肯静静的听着,不时 “喔” “嗯” 的回应鲍森的激情四射。鲍森教授把我的作品幻灯片递给安肯,“看看,他是一个多么好的画家,非常有天分,我们必须让他秋季入学,否则他在美国会变成非法。请你想想有什么办法,通过什么途径,能找一份奖学金给他!” 安肯教授点头回应 “Ok”, 微笑与我握手转身离开。鲍森教授叮嘱安肯 “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尽管来电话!”

离开鲍森教授的办公室,有些茫然。虽然前途未卜,令我忐忑不安,但心里有些许希望。而鲍森,安肯教授的态度给了我一种踏实,温暖,沐浴春风的感觉。

等待消息的时光似乎非常漫长,焦虑使人难以自己,我开始设想各种可能,想象着制定各种应对计划。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室友小李从外面回来,递给我一封刚刚收到的学校来信。掂量一下,信封里只有一张纸。我非常紧张,不敢贸然打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外婆生前常说的话。我想,赤手空拳闯荡美国,只要有勇气和胆量,必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我用有些发抖的手撕开信封,一行醒目的 “Congrudalation!” 令我惊喜,热泪盈眶!这是安肯教授的来信,他告诉我,经过美术学院的努力,我幸运的拿到了大学国际交流办公室的一份奖学金。安肯教授通知我,立刻到校,按规定办理秋季入学的相关手续。

鲍森教授说,这份奖学金免除了一切学杂费,它清除了我入学的最大障碍。这是安肯教授亲自前往国际交流办公室找主管铎恩博士为我申请到的一份特殊奖学金,这在美术学院是没有先例的。为解决我秋季学期的生活费,鲍森和安肯教授用美术学院的经费收藏了我在国内画的两张油画肖像,并将其中一张作为美术学院的礼物送给了即将离任的大学校长,校报在醒目位置作了一篇专题报导。

  入学后,鲍森教授把绘画系最大,光线最好的一间画室分配给我,并在系务会议上明确,一定要确保我在三年校期间包括生活费用的全额奖学金。
从那时起,鲍森教授不仅是我的专业导师,还成了我非常知心的朋友,我成了他郊外农庄别墅的常客,他教我骑马,划船,我们一起在他农场的森林里散步。美术学院的师生都知道,鲍森最得意的研究生有两人,南非来的大卫和中国的左,大家笑称这是天下人尽皆知的美院秘密。

  几十年过去了,我永远不会忘记初踏美国的那个春天,年轻漂亮的英文老师芭芭拉,在语言学院里,悉心扶持我一步步通过英文考试的那些日子。那难忘的金色秋天,在鲍森,安肯教授的帮助下我顺利的进入了美国大学研究生院。在他们的引领下我跨入了一个新的世界,踏上了一个全新的旅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