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时报 留学深造

美国教育为何正丧失优势?

每年通常都有100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来美国大学学习。他们此前从来没有重新考虑这一选择的理由。但新冠病毒带来了健康问题、旅行限制和移民规则的变化,在线课程和社交距离稀释了大学体验。占美国校园国际学生3/4的亚洲学生还有一个担忧,就是反亚洲偏见和仇恨犯罪正处于历史高位。

彭博社27日,根据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2018至2019学年,国际学生为经济贡献了约410亿美元。美国由此获得的无形利益虽然难以衡量,但根据一项统计,有60多位世界领导人曾就读于美国学校。尽管如此,美国对精英高等教育近乎垄断的地位正在减弱。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2年的稳定增长后,美国国际学生数量在2019年趋于停滞。

彭博社采访了来自中国、日本、越南的年轻人,他们改变了今年秋天来美国上学的想法。

——来自日本东京的20岁的Airi Mishima取消前往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留学:

疫情在日本比在美国更早暴发。我担心美国会对日本关闭边境。我告诉朋友,即使我需要游过太平洋,也一定要去,但我没想到它会持续这么久。大约4月中旬,我开始意识到,如果我在美国感染了病毒,我的英语不那么好,在那里我也不认识任何人,这似乎非常危险。

——来自中国北京的26岁的Alice Chen延期沃顿商学院MBA课程:

攻读MBA会花很多钱。包括学费和生活费在内,这个项目将花费我大约24万到25万美元,我计划申请贷款。这个项目更大的价值来自于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同学建立联系,以及与在各自领域处于顶尖地位的教授交谈的机会。

但现在读MBA可能不太理想,所以我延期了。如果我再等一年,当我毕业的时候,就业市场可能会更好,特别是当第二波就业浪潮来临时。2012年,我作为一名大学生来到美国,从那以后我一直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我的计划是今年回北京为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我从来没有在中国工作过,但我对未来很开明。如果我喜欢在中国的工作,我甚至可能不需要MBA学位了。

——来自越南河内的20岁的Chau Duong延期克拉克大学生物化学学士课程:

我之前计划用整个夏天来研究变形虫。但现在我不在实验室工作,而是在河内写科学博客。

我的大学有网络课程,但没有实验室很难学习生物化学。而且学费还是一样的。我去美国,是因为那里有最现代化的设施。

我担心我可能还要推迟春季学期,但我不后悔把健康放在第一位。

我曾认为毕业后会在美国工作。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重新考虑。现在我想回到越南为我的国家贡献自己的知识。

——来自中国台北的24岁的Max Huang延期普渡大学人力资源硕士课程:

我想在美国从事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很兴奋地准备开始这段旅程,但美国新冠疫情使之落空。台湾对疫情的控制很好,所以决定留下来并不难,没有人愿意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也不想面对一个疲软的劳动力市场。

如今,美国本土学生都很难找到工作,更不用说留学生了,尤其还有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