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时报 微信一瞬间

逛新城

文:左映雪

今日,天气格外的好,可谓秋高气爽。

早餐后,临时兴起,跟玫玫一拍即合,驱⻋到市内探访重新整修过的城市雕塑公园。 几年前就听说过,圣路易斯的拱⻔公园得到联邦政府的一笔工程巨款,用以重新规划和修建以拱⻔为中心,辐射市场大道的城市雕塑公园。 不知是疫情或星期日的原因,市内街面上人很少,这是第一次,随时可以在任何想停⻋的地方找到⻋位。

我们首先来到圣路易斯联合⻋站 Union Station,这是一百多年前的城市中心火⻋站,其 规模与如今几个欧洲重要城市的中心⻋站相比毫不逊色,只是主要建筑如今变成了五星级酒店, 面积巨大的站台被改造成娱乐场和城市水族馆。联合⻋站的对面是 Alloy(阿洛伊)喷水池,一组由瑞典著名雕塑家,August Rodin (罗丹) 的得意⻔生 Carl Milles (卡尔.米勒) 创作的漂亮雕塑坐落中间。

十分意外,今天喷水池停水,没有喷水的雕塑景观完全不同,但我们却有了在池内近距离接触这组雕塑的难得机会。这是一组以浪漫象征主义视觉方式创作的群雕,雕塑中的男性形象是密⻄⻄比河的象征,女性则代表着密苏里河,水中的各种⻥和生物隐喻无数支流交汇于此。雕塑家用视觉的语言,歌颂着两支伟大河流的联姻,庆典,形象生动的展示着自由,和生生不息的自然主义力量。

沿着市场大街一路步行向东,街心雕塑公园的林荫道旁,落座着几十位当代著名雕塑家的作品。其中引人格外注目的是 Fernand Leger, Martin Puryear, Keith Harding, Jime Dine 及台湾著名雕塑家Zhu Ming(朱铭)的作品。

这些作品囊括抽象,具象,写实,装置及大型金属建筑浮雕各式⻛格,视觉,意象,材料,设计观念趣味横生,令人流连忘返。 城市街道间本是喧哗,嘈杂,⻋鸣,噪音混杂之地,但改造后的街心公园绿树成荫,曲径交错, 引导游人漫步在雕塑和花坛之间。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儿童游乐场,滑梯,吊桥,滚木,供孩子们尽情戏嬉,欢闹。

穿过老法院,老天主教堂,天地豁然开朗。拔地而起的圣路易斯大拱⻔阳光下熠熠生辉, 密⻄⻄比河像一条银河平静的舒展在眼前。微⻛中飘着嘶哑的蓝调,游船在大河中缓缓而行。 我们把⻋停在河边花岗石块铺砌的护堤漫坡上,这里的每块石头似乎都镌刻着大河冲刷的百年经历。

拾阶而上,蓝天,白云,大拱⻔下旷阔的草坪上,有男女老少近百人,在打坐,冥想,空气中凝结着安宁,祥和。抬头仰望,巨大的拱⻔高悬在200米高的天空上俯视着芸芸众生。

圣路易斯拱⻔是为纪念美国开发⻄部,由美籍芬兰建筑师 Eero Saarinen (伊罗.萨仁㶧)在1947年设计,1963年动工,1968年落成的世界最大的有应用空间的拱形建筑,通体由100hu米深混凝土基础,200米高碳钢架结构组合,外墙体全部由不锈钢板焊接覆盖。地面是设计精湛的拱⻔公园,地下是展览内容丰富多彩的博物馆。这是世界建筑史的一个经典,奇迹,是美国国家最重要的地标性建筑之一,是圣路易斯的城市名片,美国旅游的热⻔景点。

拱⻔旁有林间小路至密⻄⻄比河边,几座大桥横跨两岸,是连接伊利诺州和密苏里州的重要交通枢纽。Eads Bridge(埃迪斯)桥是几座桥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座,这座1964米⻓的大桥是世界上第一座大型全钢桥,建于1874年,由于精心维护,尽管已有153年的高龄,如今还在正常使用,汽车,轻轨川流不息。

站在桥头堡下,认真观察这座一百多年前设计精美,建筑工艺严谨,施工技术精湛的大桥, 我由衷的赞叹… …

……1874-1968 美国经历了百年巨变。世界,人类社会从未停止变迁,环球从未同此凉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